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维权新闻博报-公平正义比太阳还要有光辉

追求真相!如果你对那个事件感兴趣请不要吝啬您的时间,发表您的看法

 
 
 

日志

 
 
关于我

本人从事维权新闻、信息报道工作,请对你提供的素材真实性负责,我通过维权网站、微博、博客、推特、QQ群组等媒体披露您在维权过程中遭遇。 维权新闻信息涉及:计划生育迫害、强拆强征、行政不作为乱作为、执法犯法、暴力执法、偏袒执法、判决不公、举报贪污受贿、选举参选中的违法等。免费提供维权咨询,尽量减少和避免你在维权过程中遭遇诈骗、违法、被诬陷等带来伤害。联系方式QQ71672983邮件:xingqingxian1966@gmail.com 电话:18602889264

网易考拉推荐

幸清贤独立参选人大代表经历(三)  

2011-11-20 00:05:23|  分类: 人大代表竞选专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1年11月8日,贵阳市南明区92选区的选举投票日终于来到了,由于路上塞车,我还是晚点了,大约十点四十分才赶到翠云社区投票站,乍眼一看,人还真不少,小小的院落里面,大约有三四十人围在投票箱的周围。

当我和这几天一直跟在我身边的远道而来帮忙的网友一出现,立刻引起了居委会几个早已在这几天熟悉我们了的工作人员的警觉,我见其中的两位女人动作麻利的走向几个看上去三十岁上下的男人身边,一边耳语一边用手指向我们两个,我看见除了那两个男人顺着矮女人的指向向我们看了又看,也同时看见了还有另外五六个相同年级的男人同时朝我俩这边看。

当我走近仔细一看,原来投票的人并不多,见有很多都是带着选举工作证的工作人员,他们正向那些几乎都是老年的选民们解释选票的填写方法,并回答这些老年选民的问题。

而其中有七八人既不是选举工作人员,也不是选民的青壮年男人,正是他们,在我和网友的出现时注意了我们的人。看来他们是今天特别来招呼我和我身边来帮助我竞选的网友的。

记得前两天我们在选区各地发 “竞选宣言”时,社区主任陈芯,社区的另外一位姓陈的副主任忽然一改常态笑容可掬的走到我们面前和我搭话,客气的问这位网友的姓名并询问我们是什么关系,还试图了解我们现在的具体住址和她的真实身份,甚至我们之间的关系,我都如实的回答了他们,只是没有告诉他们我现在的临时住址的具体位置,因为,我担心他们来骚扰我。(昨天我们发 “竞选宣言”的时候,这位姓陈的副主任就以管计划生育为名,了解我和网友之间的关系,其实我早看见了她一边和我没话找话,一边偷偷的用手机对我们进行了拍照或摄像)。

这时,我看到一位老年妇女,手里拿着一叠已经填好的选票,正在往选票箱里放,从厚度估计,不少于五张,那些选举的工作人员,面对这些选民们根本就不认识的候选人,一遍又一遍指着名字解释着:“这是二戈寨派出所所长,这是交警二大队的大队长,这是八公里社区的书记,你们认为哪位合适,就在他们的名字下面个圈圈,在你们认为不适合的人下面画叉,每张选票只能画两个人的圈,否则无效”。

还有一些选民正在要选票,发选票的人就会问对方家里有几个选民,熟悉这些选民的选举工作人员时常帮助回答,然后就发选票,根本就没有要求出示选民证或核对身份,于是我也要了一张,同样,发选票的工作人员也没问我要选民证或者核对我的身份(我连身份证都没有,我的选民证是我后来到新运处观察流动投票箱时,我单位管户口的同事才发给我的),当时他也不在翠云社区,按理说这位发选票的人并不认识我,却把如此神圣的选票发给了我。

这是我45年来第一次看到选票,第一次投票,我在拍照留念后,写下了我的名字,然后又在我的名字下面画了“圈”再在其他候选人的名字下方画了“叉”,然后来到投票箱投票,没有受到任何的阻止或询问。投完票,我就去往八公里社区投票站了,发现这里空无一人,在办公室门口,只有一个人守着那个大红色的选票箱,显得那么清冷和尴尬。

当我再回到翠云社区的时候,已经没有选民在了,只有十几个工作人员和那些不明身份的人在门口和办公室内,我无意中听到他们谈话说新运处那里还有个流动投票箱,于是我又步行去新运处,没走多远我就发现我身后有个胖胖的年轻人对我进行跟踪,开始还距离我100米左右,可当我打了一会电话后,发现他距我只有2~3米远了,大概是想听我说话的内容。

新运公司的流动投票箱被设在娱乐室门口,投票箱的周围同样也是十来个老年人,他们大都是这里退了休的老人和他们的家属,一个年轻的选举负责人在那里一遍又一遍的介绍选举规则,针对大家提出的对候选人都不认识的问题,他也同样格式化的指着选票上的候选人重复着 “这是二戈寨派出所所长,这是交警二大队的大队长,这是八公里社区的书记,你们认为哪位合适你就在他们的名字下面画“圈”在你们认为不适合的人下面画叉,每张选票只能画两个人的圈,否则无效”。

就这样,我上午一直往返于八公里社区投票站和翠云社区投票站之间,两个投票箱前再也没看到有任何人来投票,那个跟踪我的人也一直陪着我往返于两个投票点之间,真是难为他了。

吃过中饭,我再次来到翠云社区投票站,这里,除了上午跟踪我的人和另外三个没有佩戴竞选工作人员标志的人坐在翠云社区门口外,我依然没有见到一个选民在投票箱旁边。

走进社区办公室,我向坐在那里的胡群(上级指定的92选区选举副组长)询问有关竞选的事宜,离他不远,一个中年人男人(估计就是外面那些不明身份的人的头目)坐在里面,至始至终一直冷漠的观察着我。

以下是录音整理记录:

我问:晚上唱票的时间和地点我能不能问问?

胡群副组长答:下午四点开箱验票,地点在八公里社区主投票站,如果停电那就再定地方。

我问:唱票的时候我可以参加(旁听)吗?

胡群副组长答道:唱票的时候我们有专门的唱票人,你可以在旁边看,我也只能在旁边看,因为我不是这选区的选民。

我问:监票人和唱票人是怎么产生的呢?

胡群副组长答:是居民组代表中产生的,今天早晨全部举手通过的嘛,居民组代表,选民组代表中选举产生的嘛(其实就是社区工作人员,也就是今天的那些带着选举工作人员标志的人)。

我问:那么选民组代表又是怎么产生的呢?

胡群副组长答:居民嘛,选民推荐的嘛,

我问:这次选举设立了流动票箱没有呢?

胡群副组长答:当然设立了,哪个区都要设立的嘛,人家老年人反映他来不了(投票),那就必须上门去投。

我问:那么事前有没有流动票箱的投票人名单呢?

胡群副组长答:有的,这个是严格按要求报批的了的嘛,要求是怎么样我们就怎么样做的。流动票箱,工作人员,哪些人参加(投票)上面有要求的,我们完全按照上面要求做的嘛。比如我什么都不参加,我又不投票,我又不是这个选区的选民,我只能在这里看着。观察他们怎么投,只要他们合理合法投票就行。

我问:一个选民能投几张票呢?

胡群副组长答:一个人只能投一张票,如果你家亲戚或者家人外出了,不能参加投票,那么一个人可以代三个人投票,但有个“代选证”代选的人必须填写“代选证”,要填写代选的原因。

问完有关选举问题之后,就在我跨出门槛时,我听到一个选举工作人员说要去“零五”接受流动投票。

这时我又来到八公里社区,时间是13点半,难得的看到一位老人正走近投票箱,老人问着和其他选民询问的同样的问题,而选举工作人员也做着同样的答复。我注意了一下时间,从老大爷来,到投下票一共花了1分30秒时间,而且还没有代投,因为,当他正要填写代投票时,可能里面的工作人员发现了我,于是跑出来说,还要填写“代选证”,因此,老人没有替他的家属代投就走了。

   离开八公里社区,我又赶到“零五”院内,见到社区工作人员正在一栋楼下喊选民下来投票,在投票箱附近,站着十几个老人和选举工作人员,他们依然重复相同的对话。

   在这里我发现,选举工作人员根本没有按照胡群副组长说的那样,核对这些人是否是适用流动票箱投票的人(使用流动票箱是需要报批的),也没有核对这些人是否有选民资格,只是由一个可能是这里的人,又在社区里工作的工作人员来招呼大家投票,同时,从这些老太太们谈话中我得知,她们中投票最多的一个人投了五张,也有四张、三张的,两张比较普遍,大家都说不认识这些人,有一位还说自己不认识字,无法填票,有的工作人员打算主动帮他填写,但看到我在,又被另外的工作人员制止了。

还有一个人在那里用手机摄像,似乎是在交代当时的选举情况,如果,他的录像真的提交给选举委员会了,那么,选举委员会不知道是否会宣布这次选举无效。

     我跟随流动票箱走了一共50分钟,目睹了她们是怎么“挨家挨户”去接受投票的:所谓挨家挨户就是在楼道口甚至小区门口喊几嗓子,稍等一会后,没人下来就离开。

     在这50分钟里面,总共有不到四十人参与投票,而每人至少代投一张票,多的有五张以上,待选的人很少被要求填写“代选证”。

     离开流动票箱投票点,我再次往返于八公里和翠云社区投票站,再没有看到一个人投票。这时我发现,跟踪我的人又换成另外一个瘦高个的人,直到3点40分,这个瘦高个从翠云社区用他们的无牌汽车将选票箱送到八公里社区投票点,并坐在车上一直监视着我和我的网友。

     此时,翠云社区投票点的工作人员全部来到了八公里社区投票点,而翠云社区投票点里面已经摆了一大堆投票箱,均未开封,我数了数总共6个,加上刚才我跟踪的那个投票箱和还在外面的投票箱,大大小小一共应该有8个投票箱,胡副主任也许是见我在,所以一直重复交代着要等到4点才准时收八公里的投票箱。

在等待的二十分钟里,我没有看到一个人来投票。

4点正,我刚才跟踪的流动投票箱,准时回到了八公里投票站,准备开始开箱点票,八公里社区的办公室本来就不大,里面坐满了选举工作人员,8个投票箱堆在那里,胡副组长没忘记让工作人员拍照,屋外下着小雨,我几次打算进办公室去,但几个彪形大汉在门口堵着,我听见一个头目模样的人向其他人交代,说让她们多找点发票来报销,好作为今天的辛苦费。看来,这些人显然不是选举工作人员,而是派出所的工作人员。这时,一辆警车开来,这些人和刚下车的着装警察亲热的打着招呼,但却不离门口半步,使我没有一丝机会进入办公室,为了避免肢体冲突,我只能离开,打算着明天再来看第九号公告。

     第二天,我看见第九号公告上写着:我的得票是12票,我感到十分奇怪,因为,在我开始向选民发“竞选宣言”后,曾经收到不下20人的电话表示支持,并一定投我的票,并且都表示他们会代替他们的家人也投我一票,而且,我的推荐人就是14名,怎么可能才仅仅12票呢?正在这个时候,一个在八公里泰安巷经营中草药的张先生(15808507454),打电话给我说,他看到我的竞选宣言后就决定一投我一票,并且代替他家人也投我的票,他说他是从朋友那里看到我的竞选宣言的,他们都要投我一票,但前几天社区工作人员虽然送给他了选民证,却没有告诉他选举的具体时间和地点,因此他打电话来问我什么时候投票在那里投票,当我告诉他已经投过了的时候,他说:直至此时此刻,既没有人通知他投票时间和地点,也没有人拿流动票箱到他那里进行投票。

      随后,我又去八公里市场做了个调查,总共随机询问了八个人,有四个说不知道选举的事情,有两个说他们户口不在这里,可能不在这个选区投票,另外两个说他们收到了选民证,但不知道什么时间在什么地方投票,也没有任何人拿流动票箱来找他们投票。

 

幸清贤独立参选人大代表经历(三) - 幸清贤 - 维权新闻博报-公平正义比太阳还要有光辉

 

幸清贤独立参选人大代表经历(三) - 幸清贤 - 维权新闻博报-公平正义比太阳还要有光辉

 后面是选举工作人员,她们佩戴有选举工作标志,而前面两位却没有

幸清贤独立参选人大代表经历(三) - 幸清贤 - 维权新闻博报-公平正义比太阳还要有光辉

下午三点四十六在八公里社区门口的情景,这道门四点以后有四五个人站在那里堵着 

幸清贤独立参选人大代表经历(三) - 幸清贤 - 维权新闻博报-公平正义比太阳还要有光辉

 选举工作人员指着选票向选民介绍候选人的姓名和职务

幸清贤独立参选人大代表经历(三) - 幸清贤 - 维权新闻博报-公平正义比太阳还要有光辉

 后面是选举工作人员,她们佩戴有选举工作标志,而前面两位却没有

幸清贤独立参选人大代表经历(三) - 幸清贤 - 维权新闻博报-公平正义比太阳还要有光辉

 

 和不明身份的人热情打招呼的警察

 

幸清贤独立参选人大代表经历(三) - 幸清贤 - 维权新闻博报-公平正义比太阳还要有光辉

 

           上午跟踪我的胖小伙
 
 幸清贤独立参选人大代表经历(三) - 幸清贤 - 维权新闻博报-公平正义比太阳还要有光辉
下午跟踪我的国保人员
 
幸清贤独立参选人大代表经历(三) - 幸清贤 - 维权新闻博报-公平正义比太阳还要有光辉
                       下午跟踪我的国保人员
 
 
幸清贤独立参选人大代表经历(三) - 幸清贤 - 维权新闻博报-公平正义比太阳还要有光辉
 

 在翠云社区外的非选举工作人员,其中胖的小伙就是上午跟踪我的那位(左边第一人)右边第一个瘦的那位就是下午跟踪我的那位,

幸清贤独立参选人大代表经历(三) - 幸清贤 - 维权新闻博报-公平正义比太阳还要有光辉
坐在翠云社区内的估计是国保负责人员

  评论这张
 
阅读(819)|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