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维权新闻博报-公平正义比太阳还要有光辉

追求真相!如果你对那个事件感兴趣请不要吝啬您的时间,发表您的看法

 
 
 

日志

 
 
关于我

本人从事维权新闻、信息报道工作,请对你提供的素材真实性负责,我通过维权网站、微博、博客、推特、QQ群组等媒体披露您在维权过程中遭遇。 维权新闻信息涉及:计划生育迫害、强拆强征、行政不作为乱作为、执法犯法、暴力执法、偏袒执法、判决不公、举报贪污受贿、选举参选中的违法等。免费提供维权咨询,尽量减少和避免你在维权过程中遭遇诈骗、违法、被诬陷等带来伤害。联系方式QQ71672983邮件:xingqingxian1966@gmail.com 电话:18602889264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悲伤的秸秆  

2011-06-02 20:53:00|  分类: 转载精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地址:悲伤的秸秆作者:裸奔的棉袄

 

   农民陈昌路在闭上眼的最后一刻可能后悔不迭:真不该去烧这些秸秆,特别是今天,太阳这么大,风这么大!之所以下午偷偷烧秸秆,因为这时候秸秆被晒得很干燥,一点就燃,几百斤秸秆十几分钟就燃烧殆尽,还不会因为大肆冒烟而把村干部引来,——听说有人在晚上烧秸秆,因为过了露水,烧得浓烟滚滚,被村干部抓到罚了200元。烧完秸秆就可以翻地种水稻了,趁这几天天气好。

可惜,今天这风吹得实在诡异,就在他抬头的一瞬间,隔壁的麦田不知什么时候被引燃了,这下坏了,要赔钱!他赶紧去扑火,没有水,没有工具,最后,他痛苦地趴在地上,慢慢地闭上了眼睛,身上也冒出一阵焦糊味,和那堆秸秆一样。

他可能更没想到,很少有人事故身亡能让跑环保口的记者这样暗自兴奋。因为,他们实在找不到太多的理由与铁证来宣传秸秆禁烧了,把这个血的教训展示给人们,或许能有点震慑作用。虽然老陈的死和环保本身似乎无太大关系。

这几天成都一到傍晚便烟雾弥漫,摩天大楼从烟雾中隐隐约约地探出头来,宛如2012的海报。空气中还有一阵草木灰的味道,让人恍若置身上个世纪傍晚的农村,家家开始往灶膛里塞进秸秆做晚饭了。而现在,农村很少有人再烧柴了,用电和气做饭早已不算奢侈。可是,庄稼仍然要种,农民们的收入并没有GDP看上去那样乐观,他们仍然要按照几千年的耕种规律来跟老天讨口饭吃。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种地的劳动力本来就是妇孺老人,这时,秸秆怎么处理就成了问题,付之一炬显然是最方便的解决方式。

其实,就算在以前,多余的秸秆也常常被烧掉,只是,那时候政绩考评没怎么和大气污染挂钩。因此最近这几天成都的烟雾弥漫着实让领导们发了慌,搞各种“创建”“争优”的政绩传统让成都在前几年成为了环保模范城市,这意味着,成都每年的API(空气污染指数)至少有292天达到良及以上,但几天的烟雾就可以把平均值拉低不少,这对领导们的年终考评来说绝对是大事。

就这几年成都的环境质量统计数据来说,成都的环境质量显然是在逐渐上升,然而成都群众貌似并没有感觉到空气清新多少。这是因为,很多污染物并不是直接排放都大气中的,而是多种污染物经过一定的化学反应生成的,但是这些反应后新生成的污染物并没有被纳入评价标准,所以我们的感觉和官方评估会有差距。娱乐点的说法,就是我们的空气质量被好转了。就比如,曾经成都东边屹立着几大火力发电厂,空气质量却并没比周边差多少,因为环境考评只计算粉尘量,而真正对健康有威胁的二氧化硫却并没有纳入考评。也就是说,升迁需要什么,我们才做什么,老百姓其他的需要就见鬼去吧。也正因为这样,污染水源影响考评的大小造纸厂被关闭无数,农民们以前还可以把秸秆卖给造纸厂,现在没地方可卖,就只有烧掉了。

早在1999年,环保部就发布了《秸秆禁烧和综合利用管理办法》,发布的目的很简单,“保障人体健康,维护公共安全”,各级部门还用心良苦地扩展一下,比如影响交通、影响航空、安全隐患等。影响航空这个问题我深有感触,虽然其中奥妙我并不了解,512大地震刚开始时,我军的直升机居然到不了汶川地震核心区,理由就是有人烧秸秆,看来果然影响航空。

当然,环保部也为众秸秆的归属想好了对策,《办法》中第六条就规定:“各地应大力推广机械化秸秆还田、秸秆饲料开发、秸秆气化、秸秆微生物高温快速沤肥和秸秆工业原料开发等多种形式的综合利用成果。到2002年,各直辖市、省会城市和副省级城市等重要城市的秸秆综合利用率达到60%;到2005年,各省、自治区的秸秆综合利用率达到85%。”而据曾经跑过环保口的我回忆,有一年我心血来潮去请教环保局:咱们的秸秆综合利用取得了哪些可喜的成就?当时已经是2009年,对方显然很为难,但是坦诚得令人感动,悄悄对我说:“其实秸秆综合利用比较难,基本推广不了,大家都基本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等农民偷偷烧掉,把禁烧期赖过就成。”

为什么推广不了呢?粉碎还田,秸秆起码5个月才腐烂,那还种啥水稻,直接种冬小麦算了。高温快速沤肥也起码要3个月。做成饲料,没猪肯吃,关键是没法催肥。什么做工业原料也更是幻想。关键是唯一可行的造纸之路都被堵死了。曾有一些乡镇想搞点政绩,做试点,结果均以失败或者成本太高而告终。抓焚烧秸秆也是个苦差事,又没有什么可监控系统,只能打人海战术,最致命的是抓一个才罚200元,连油费都不够。秸秆们最终像人一样被火化,尘归尘,土归土。

 秸秆的悲哀只是中国式管理的一个缩影,跟城管一样,好大喜功,效率低下,回避症结,头痛医头。他们的理由往往是“市容”、“环境”,因为这些显性政绩总是比隐性政绩来得有效,而且可以成为任何问题的由头与借口。这种借口,甚至可以掩盖掉宇宙中最根本最浅显的道理:小贩为了养家糊口不偷不抢要摆地摊,农民为了吃饭要种庄稼。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