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维权新闻博报-公平正义比太阳还要有光辉

追求真相!如果你对那个事件感兴趣请不要吝啬您的时间,发表您的看法

 
 
 

日志

 
 
关于我

本人从事维权新闻、信息报道工作,请对你提供的素材真实性负责,我通过维权网站、微博、博客、推特、QQ群组等媒体披露您在维权过程中遭遇。 维权新闻信息涉及:计划生育迫害、强拆强征、行政不作为乱作为、执法犯法、暴力执法、偏袒执法、判决不公、举报贪污受贿、选举参选中的违法等。免费提供维权咨询,尽量减少和避免你在维权过程中遭遇诈骗、违法、被诬陷等带来伤害。联系方式QQ71672983邮件:xingqingxian1966@gmail.com 电话:18602889264

网易考拉推荐

成都市青羊区文家乡政府瞒上欺下侵害农民利益(图)(转)  

2011-09-11 15:24:11|  分类: 维权案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日,成都市青羊区文家乡快活村村民许娥芬、段和平夫妇找到笔者,向笔者控诉文家乡政府利用职权,瞒上欺下,五次非法拆迁,侵害她们利益,致使她们从一个勤劳富足的农民、变成了吃饭都成问题的上访户的悲惨遭遇。

据许娥芬夫妇介绍:

2008年以前,她们家是养鸡专业户,养殖的鸡群2000余只,养鸡房80㎡(有国土局批文),同时她们家还是 “种狗喂养专业户(养有20条种狗)、园林种植专业户(6.82亩)、菌种养殖专业户(7.02亩),她们自产自销,生意一直不错,有合法的营业执照,并依法纳税,一家人日子过得有滋有味。他的儿子,原在南京军区福建31军服役,担任侦察兵,曾经获得两个三等功,几乎每年都多次获得优秀士兵奖,后因公至残,鉴定为九级伤残,于07年后转业回家。

然而,由于地方政府想从“拆迁”中获得利益的最大化,地方政府疯狂的掠夺当地农民的财产,她们家也不例外,成了这种非法“拆迁”的受害者,当地政府剥夺她们的生产用地和基本劳动场所,切断了她们家所有的经济来源,使得她们家从此走向败落。

许娥芬控诉道:

2005年青羊区工业集中发展区(东片区)拆迁办副主任王都陪、街道办工作人员雷久云等人,以要修建公路,她家的两间临街商铺房屋,影响了修路为名,在没有任何合法批文的情况下,要求她们“搬迁”并不给赔偿,【根据当初她们与红碾村村委会的购房合同约定,如果因公路建设需要时,无条件拆除,甲方(红碾村村委会)不赔偿任何损失,但同时约定如国家征用此地,一切损失由征用单位赔偿给乙方】,说是出于朋友的照顾,一共给了78300元作为补偿,另外,她们当时被拆除的临街铺面房80㎡,和二楼商铺80㎡,同意许娥芬夫妇以每平米1800元购买一套105㎡的商品房,可房屋拆除以后,2009年7月许娥芬才从街道办书记廖旭东手里以1800元㎡,购买到一套105㎡农民拆迁安置房,交款后,至今也没有给发票,没有办理产权证。

出于对法律的无知和农民的善良,害怕村委会给他们小鞋穿,不得已她们在协议上签了字。 可事后才发现,根本不是修建公路,而是将这块土地卖给了青羊区工业集中发展区(东片区)用于工业区开发。

一波未平又起一波,她们家另外还有一处房屋,是1992年12月1日,她们的朋友周贵光依法购买了红碾村村委会的一套360㎡的商业用房,2005年4月28日周贵光将这栋房屋转卖给了她们家,签订了购房合同及其转让协议书。

2008年4月10日,青羊区工业集中发展区(东片区)副主任王都陪到许娥芬夫妇家,对这360㎡商业用房进行丈量,确认了360㎡的数据。

2008年8月,青羊区工业集中发展区(东片区)主任朱勇,找到许娥芬夫妇,以他们所购房屋是集资房为名,只给40㎡作为补偿,因此未达成协议,这次谈话中朱勇表示:赔不赔都是未知数。

之后不久,文家乡派出所所长张文杰和红碾村村长姜水元,来到许娥芬家,以27万元为基数进行谈判,后张文杰以“个人”名义,看在朋友的面子给她家增添为3万,凑足30万,未达成协议。

2008年10月17日,青羊区城管队长何泽刚与另一位级别更高的城管人员(编号7032)、红碾村村委书记姜水元,文家乡派出所所长张文杰,带领200多名不明身份的人,在没有任何合法手续的情况下,将其360㎡商业用房全部毁坏,屋内全部财产和生活用品全部埋在废墟下面。

2008年6月左右,“陕西磁悬浮”施工队伍将许娥芬家1.3亩,用于种植盛果树的林园推平,许娥芬去干涉,被强行拉走,施工人员告诉许娥芬,他们已经从“青羊区工业集中发展区(东片区)”购买了该土地。

2008年8月,文家乡政府方月秋(音)、彭德厚(音)、雷久云等一行七八人,来的许娥芬夫妇居住的院落,闯进他们家住房,进门就试图关门,被许娥芬阻止,当时,只有许娥芬在家,几个人张口就说:你们这里房屋要“拆迁”了,可以和我们谈拆迁补偿的问题。许娥芬说:之前两次“强行拆迁”还没解决,上次推我们的1.3亩林园也没有任何赔偿,请你们先把以前征地拆迁的问题解决了再谈。他们说:一起解决,你怎么这么“牛”。许娥芬表示:你必须把以前的事情都解决了,再谈后面的事情。这一行人见谈不妥,就摔门离去。

2008年9月中旬,青羊区国土局工作人员许敬,来到许娥芬家院落,进屋对许娥芬说:“合适就算了”,许娥芬问怎么个“合适就算了”,他说:出于对朋友的照顾,你们家东西也比较多,我们全部算在内,一共给你27万就可以了。许娥芬表示:我们家这里有养鸡场,种狗养殖场,五金加工厂房,园林等,都有营业执照可以证明,仅仅动力电源投入我们就花费了十几万元,房屋也有“村镇房屋所有权”证,证载房屋面积就是168㎡,证载宅基地使用面积112㎡,这样的赔偿我们当然无法接受。因此没有达成协议。

10月13日,青羊区工业集中发展区(东片区)拆迁办副主任王都陪一行七、八人,来到许娥芬居住的院落,强行对她们家进行丈量和财物统计,并制作了 “农民集中居住调查表”,确认了许娥芬家该处住宅的房屋面积和财产数量:竹子64笼、30-50cm白果树50颗、16-20cm白果树20颗、21-30cm水杉树5颗、房屋砖混9m*23m*2层,砖木结构9m*23m(第三层)18.7m*19m、18m*5m、21.6m*8m、8m*10m、9.5m*9.5m。简易房21.5m*8m(其实这个也是砖木),晒坝8m*12m坟墓4坐,机井2坐,粪池20㎡,铁大门2扇,灶8眼,铁树(21-30cm)18株,盛果树12株,电话1部,盛果树(林园)1.3亩,0,8亩菌子(塑料网棚)水池5立方米,而很大一部分财物还都没有记录上去,统计的数量也严重不足;并强行让许娥芬签字确认,拆迁办工作人员说:“你最好签字,如果不签,今后连这点证据你都没有”。无奈,许娥芬只得签字,表示确认。

几天后,王都陪,贾攀,朱勇来到许娥芬家,以314773元的赔偿金额,作为计算赔偿金额,未获同意。据许娥芬说:进屋之前,从他们相互谈话中听说:这家人的东西太多,赔不起;然后才进入家中给他们家进行赔偿计算,计算根本没有任何依据,以他们的铁门为例,一扇铁门有1200斤重,当时收废品的废铁的价格都是1.8元一斤,也就是说买废铁也要卖2160元,居然以300元一扇进行赔偿,其他东西就更没底了。

随后,他们采取堵断河流,先后五次用河水淹没他家,停水停电,等措施试图迫使许娥芬家签订这份及不公正的“征地拆迁协议”。未获成功,许娥芬家还是没有同意签订“协议”。

2008年12月17日上午8点左右,由文家乡派出所所长张文吉和当时的民兵连长吴东才,带领数百不明身份的人,在没有任何合法手续的情况下,手持钢管,木棍等凶器,冲进许娥芬家,对其一家进行殴打,将他们一家人绑架到文家街道办事处拘禁起来,这次殴打绑架给许娥芬家人造成多处软组织受伤,她刚刚从部队转业回家的儿子,残疾军人段森强,也被强行绑架,在表面自己是残疾军人后才没有被殴打,许娥芬本人头部严重受伤,经“成飞医院”检查确认:全身多处软组织受伤,伴有脑震荡。住院6天后,由于当局不继续支付费用,院方不继续用药,迫使她出院。

许娥芬家人被绑架走以后,他们家1700平米的生产用房,和拥有合法产权的房屋被夷为平地,家中财产部分被拆迁人员拉倒“英国小镇”一处遗弃房屋内放置,只进行了一个单方面“公正”,公证人员是否符合法律规定都不知道;其余财产全部被埋在了废墟中,几个月以后,2009年4月,《四川经济日报》以“拆房子砸坏传家宝谁来陪”为题,简要报道了他们家这次拆迁毁坏了他们家的祖传宝贝“内造官窑”烧制的“青花瓷坛”被砸坏在废墟中一事,当时他们向文家乡派出所报案,派出所以没有鉴定为由不予立案。

据许娥芬家估算,这次拆迁,他们家的总经济损失900余万元。

2009年3月4日,许娥芬家人去青羊区开庭,文家乡街道办事处信访办主任彭德厚带队一行四人,到许娥芬家“种植园林”拍照取证,试图证明园林内的房屋无人居住,但由于当时许娥芬的母亲胡秀英在屋内,没有达成目的。之后,就再次找许娥芬家协商,让她们将他们承包的“种植林园”租给“快活村”,却不谈任何租用条件。

6月30日,文家乡街道办事处主任何斌与小范一起将许娥芬叫到街道办,迫使许娥芬与廖旭东签订“土地流转协议”,强行将历次拆迁的赔偿总共定为197万元,一次性支付,并蛮横的说:这个“协议”你们要就签字,不签字就一分也拿不到,当时,许娥芬丈夫因拆迁气恨交加,卧病在床,已经成了“光骨头”无钱医治,不得已,只得同意与他们签订了这极为不公平的“土地流转协议”,以先拿到钱给她丈夫治病。这份流转协议只对许娥芬家合法拥有“土地承包经营权证”的土地面积进行了“流转”,而对他们家租用其他村民的土地种植的林园、花圃却未作任何赔偿。

2008年12月17日,许娥芬房屋被强拆后,许娥芬开始向青羊区,成都市,四川省相关部门信访,这些部门连一份回执都没给,万般无奈的情况下,许娥芬于2009年元月19日,到北京信访局信访,同时国家相关部门邮寄了投诉信,除国家信访局给了一份:访复字(2009)1328号信访答复函,以外,其他单位没有给任何答复。

按照信访答复函的介绍,许娥芬又找到四川省人民政府信访办,信访办答复已经转下去了,甚至连一个书面的答复函都没有出具,许娥芬又找成都市政府信访办,青羊区信访办,都说的是已经转下去了,不给任何书面答复。至今也未得到任何人的书面答复。所有单位都是相互推诿。

几个月后,文家乡信访办主任彭德后,将许娥芬叫到办公室,拿出一份信访材料问她,你是不是说我们只赔偿了31万,许娥芬说:是,于是就让许娥芬签字。许娥芬签字后,听当地村民说他们(指信访办)在里面加了很多内容,说许娥芬是漫天要价。所以,许娥芬的问题就更得不到解决。

这么多年的拆迁,使得他们从一个依法纳税的农业大户、拥有众多养殖业的养殖专业户和较大规模的林园花圃种植户,变成了连吃饭都成问题的上访人;因为“拆迁”的巨大利益,她们被殴打,被非法关押,甚至她们怀疑被使用了不明药物,致使她们经常神志不清,语无伦次,精神上和身体上都受到了严重的伤害,而这些却是她们的父母官所为,这样严重的违法行为,却哭诉无门。

没有了经济收入,也无法从事正常的生产劳动,对她们家庭,和国家都带来了不可弥补的损失,她们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


成都市青羊区文家乡政府瞒上欺下侵害农民利益(图)(转) - 幸清贤 - 维 权 之 路-公平正义比太阳还要有光辉


成都市青羊区文家乡政府瞒上欺下侵害农民利益(图)(转) - 幸清贤 - 维 权 之 路-公平正义比太阳还要有光辉


成都市青羊区文家乡政府瞒上欺下侵害农民利益(图)(转) - 幸清贤 - 维 权 之 路-公平正义比太阳还要有光辉


成都市青羊区文家乡政府瞒上欺下侵害农民利益(图)(转) - 幸清贤 - 维 权 之 路-公平正义比太阳还要有光辉


成都市青羊区文家乡政府瞒上欺下侵害农民利益(图)(转) - 幸清贤 - 维 权 之 路-公平正义比太阳还要有光辉
成都市青羊区文家乡政府瞒上欺下侵害农民利益(图)(转) - 幸清贤 - 维 权 之 路-公平正义比太阳还要有光辉


成都市青羊区文家乡政府瞒上欺下侵害农民利益(图)(转) - 幸清贤 - 维 权 之 路-公平正义比太阳还要有光辉


成都市青羊区文家乡政府瞒上欺下侵害农民利益(图)(转) - 幸清贤 - 维 权 之 路-公平正义比太阳还要有光辉


成都市青羊区文家乡政府瞒上欺下侵害农民利益(图)(转) - 幸清贤 - 维 权 之 路-公平正义比太阳还要有光辉


成都市青羊区文家乡政府瞒上欺下侵害农民利益(图)(转) - 幸清贤 - 维 权 之 路-公平正义比太阳还要有光辉


成都市青羊区文家乡政府瞒上欺下侵害农民利益(图)(转) - 幸清贤 - 维 权 之 路-公平正义比太阳还要有光辉


成都市青羊区文家乡政府瞒上欺下侵害农民利益(图)(转) - 幸清贤 - 维 权 之 路-公平正义比太阳还要有光辉


成都市青羊区文家乡政府瞒上欺下侵害农民利益(图)(转) - 幸清贤 - 维 权 之 路-公平正义比太阳还要有光辉


成都市青羊区文家乡政府瞒上欺下侵害农民利益(图)(转) - 幸清贤 - 维 权 之 路-公平正义比太阳还要有光辉
  评论这张
 
阅读(84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