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维权新闻博报-公平正义比太阳还要有光辉

追求真相!如果你对那个事件感兴趣请不要吝啬您的时间,发表您的看法

 
 
 

日志

 
 
关于我

本人从事维权新闻、信息报道工作,请对你提供的素材真实性负责,我通过维权网站、微博、博客、推特、QQ群组等媒体披露您在维权过程中遭遇。 维权新闻信息涉及:计划生育迫害、强拆强征、行政不作为乱作为、执法犯法、暴力执法、偏袒执法、判决不公、举报贪污受贿、选举参选中的违法等。免费提供维权咨询,尽量减少和避免你在维权过程中遭遇诈骗、违法、被诬陷等带来伤害。联系方式QQ71672983邮件:xingqingxian1966@gmail.com 电话:18602889264

网易考拉推荐

浙江宁波民政局、法院相互勾结帮助杀人犯转移财产(转)  

2012-03-14 22:05:19|  分类: 维权案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字体:  ]

                                   

    接慈溪市连环凶杀案被害人之一徐萍母亲曾大洪投诉:浙江省慈溪市民政局官员与宁波中院法院勾结配合,帮助杀人凶手韩伟华转移财产,让他们无法获得刑事附带民事的赔偿款。

 

    曾大洪称,她女儿徐萍于2010216下午被韩伟华杀害,之前韩伟华还于2010113下午将另外两名被害人许某和康某杀害,并肢解后抛尸,案发后公安机关于2010430将犯罪嫌疑人韩伟华刑事拘留,被宁波市中级法院判处死刑,并针对曾大洪的附带民事赔偿就是747729元(现杀人凶杀韩伟华已经被执行死刑)。

 

    一审判决后,曾大洪通过慈溪市房管部门查清了韩伟华名下有六套房产。于是,曾大洪立即申请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对这些房产予以查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只是查封六套中的一套房产,“法院说,这一套房产就足够我家的赔偿数额了”曾大洪告诉笔者。

 

判决生效后,曾大洪立即向慈溪法院申请执行,法院受理后,却出现了意想不到的事情。死刑犯韩伟华的“前妻”宓定利突然站出来提出异议,说要执行的房产是她的。“2009511,我与韩伟华协议离婚,按照离婚协议,被查封的房产归我所有。由于农村房屋过户必须先办理土地证过户,土地证过户手续办理完毕后方可办理房产证过户。2009106,双方办理了集体土地证的过户手续,该土地证于20101214正式颁发。韩伟华因故意杀人罪于2010430被刑事拘留,致使未能办理房产证过户手续。”如果事实真的是这样,被害人母亲曾大洪也无话可说。

 

据调查,比较后发现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张彦强提供的离婚协议书,和从慈溪市档案局调出的离婚协议书居然大相径庭。在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张彦强法官提供的离婚协议书上,当事人签字的字样和档案馆的字样不一致,除此之外,在宓定利所签字内容上两份协议书也有所不同。

 

据曾大洪的律师说:协议离婚必须在民政部门的监督下,签订申请离婚登记声明书,而且这份声明书要声明人签名须在监督人面前完成。可韩伟华的声明却是由宓定利来签字的。杀人凶手韩伟华和宓定利所谓的协议离婚,监督人就是慈溪市民政局社会事务科工作人员沈旭滨。沈旭滨是慈溪市民政局的工作人员,曾大洪认为:她在操作这起虚假的离婚中一直不敢完整签上自己的名字,在见证人的签名中,沈旭滨的签名变成了“沈旭浜”,因此,曾大洪和其律师认为这面有猫腻。

 

同时,20117,法院冻结了这套房屋后,潘伟华的其他五套房屋都转移给了潘伟华的儿子和宓定利,而给儿子这两套房屋,是有产权证的房屋,如果2009年潘伟华已经离婚,这个房子那个时候就完全可以转移给儿子,因此,曾大洪认为是法院和民政局在帮助杀人犯潘伟华转移财产,这个离婚协议是事后伪造的。

 

在随后的宁波中院对执行异议案的审理过程中,曾大洪提出要将协议的笔迹拿去鉴定,法院去看守所让杀人犯韩伟华写了些字样出来,欲与宓定利手里的这份协议做对比鉴定,但曾大洪要求法院调取档案馆的离婚协议做鉴定,慈溪法院不允许,因此曾大洪坚决不同意这样鉴定。

 

曾大洪认为:宓定利现在这份协议是后来通过关系让人在看守所去找韩伟华签字的,而档案馆那份却是由宓定利勾结沈旭滨伪造的。“一套虚假的离婚协议,一切都是宓定利签上韩伟华的名字,在慈溪市民政局沈旭滨的故意照顾下一路绿灯。”曾大洪认为:宓定利炮制的与韩伟华“协议离婚”之后的一年多时间内,韩伟华名下还有6套房产,当得知韩伟华必死无疑之后,宓定利找关系开后门,依靠慈溪市民政局婚姻登记员沈旭滨,将韩伟华名下的全部房产都转移到了宓定利自己的名下,手段其实并不高明,如果没有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帮忙宓定利也很难完成。

 

现在本案已经上诉到浙江省高院,224,浙江高院的法官刘国华、和另外一名姓谢的法官来询问了曾大洪,对于曾大洪提出的要将档案馆里的协议书拿出来鉴定、和对协议的形成时间做鉴定法官还没有明确表示是否同意,但,刘法官说:档案馆的协议无法拿出来,如果要鉴定需要将仪器拿到档案馆去做,而且时间鉴定未必能鉴定出什么,具体同意不同意鉴定要等到合议庭商量后再做决定。

 

  评论这张
 
阅读(115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