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维权新闻博报-公平正义比太阳还要有光辉

追求真相!如果你对那个事件感兴趣请不要吝啬您的时间,发表您的看法

 
 
 

日志

 
 
关于我

本人从事维权新闻、信息报道工作,请对你提供的素材真实性负责,我通过维权网站、微博、博客、推特、QQ群组等媒体披露您在维权过程中遭遇。 维权新闻信息涉及:计划生育迫害、强拆强征、行政不作为乱作为、执法犯法、暴力执法、偏袒执法、判决不公、举报贪污受贿、选举参选中的违法等。免费提供维权咨询,尽量减少和避免你在维权过程中遭遇诈骗、违法、被诬陷等带来伤害。联系方式QQ71672983邮件:xingqingxian1966@gmail.com 电话:18602889264

网易考拉推荐

成都陈敏种植园被盗抢,派出所拟“经济纠纷”不立案(转)  

2012-05-09 12:24:50|  分类: 维权案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从温江市民陈敏在崇州市的苗圃被非法盗抢后,时隔半月后,崇州市江源派出所通知陈敏丈夫骆玉成去派出所做笔录,并暗示可能涉及经济纠纷,不予刑事立案。(相关报道:成都苗圃种植户陈敏遭抢劫,多部门推诿不作为(图)成都拆迁户声援陈敏,要求警方严惩犯罪嫌疑人(图))
据陈敏说:5月3号,派出所来电话要求我丈夫骆玉成做笔录,我和他一起来到派出所,派出所警官称有一个叫王树文的人,亲自到派出所立案,承认苗圃是他干的,是他指使人来挖的,是他同意他们施工的,派出所警官问骆玉成是不是有经济纠纷。

陈敏当即向警官说:“该案不可能是经济纠纷,如果仅仅是经济纠纷,就不会采取这样的手段,更不可能偏偏发生在该项施工路段,也不可能推路挖沟,甚至是画好鸿线来挖,这明明就是违法犯罪行为,你们不去查胡鸿,不去查我苗木去向,不去抓捕犯罪分子,却偏偏把我们往经济纠纷上推,是不是因为后面有公权力在撑腰,你们不敢立案了?即便是经济纠纷,他的方式方法也同样违法,同样犯罪,你们为什么不予立案?”

警察当场要求陈敏回避被拒绝,最后骆玉成做了笔录,并称这个案件如果涉及经济纠纷,将不能作为刑事案件立案侦查。
   
5月4号,王树文又自动来到陈敏的苗圃来澄清事实,并当着村支部书记付志强说明了情况。王树文说:之前村书记就找过他,以污水管道势在必行来要求他同意施工,他确实同意了,但至于他们(村支书)要采取什么方式方法他并不清楚,派出所那边也是警察通知他去做笔录他才去的,而且是和付志强、胡鸿一起去的。并答应5月7日和陈敏一起亲自到派出所澄清事实。

陈敏认为:所谓有经济纠纷显然不能成立
其一,陈敏曾经书面通知过村委会付志强,陈敏才是该种植场的法人,她承担一切民事责任,因此,任何人无权对该林园处置。村支书明知道陈敏才是真正的苗圃所有人,却不找陈敏商量而去找个自称是债权人的人商量施工问题,岂不荒诞可笑?
其二,21日被盗抢的当天,陈敏曾经打电话问过村支书,村支书当时表示并不知情,怎么现在又说是村支书曾经征得王树文的同意挖掘这块林园的?
其三,明明是派出所通知王树文去的,怎么要说成是王树文自己去立案的?

一些民众得知这一情况后告诉笔者,他们认为:很显然这是一起背景非同一般的单位,出于某种需求目的,走正道又底气不足,退而求其歪道而实施了违法行径,然后又试图以“经济纠纷”来平息事端,逃避法律的制裁。
   
据陈敏介绍:自从4月23日,盗抢行为实施人鸿福建设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胡鸿,亲自带着据称是他公司员工的两个人来到陈敏的种植场,当着村书记付志强和二组队长孙洪旗以及原任书记高书记的面承认挖机和皮卡车是他公司的,也是他们公司在这里“施工”的,他们是这个项目工程的中标施工单位,是政府让他们来此施工的,当我们要求他出具相关手续时,他却无法提供,此时村支书也没有提到与王树文打过招呼一事,(并且,该种植园一直是陈敏的个人财产,即使真的与王树文有债权债务关系,也没有道理去找王树文打招呼)。
事发当天下午,陈敏亲自来到江源派出所,要求他们立案调查,尽快抓捕凶手,依法扣押作案工具,还陈敏一个公道,派出所民警却以“需要调查取证”为由推脱。
   
4月24日,陈敏再次来到江源派出所要求立案,派出所所长依然以调查取证需要时间为由推脱,于是,陈敏又去崇州市公安局递交举报材料,对方刚开始还看了陈敏的资料,并给派出所所长去了电话,接完电话后他就变脸,问陈敏是不是在网上发布过什么东西,并警告陈敏要走正当程序,甚至连陈敏的材料都拒绝接受。

4月25号上午,原拆迁指挥部干部,现江源镇驻鸿土村干部宋雨伦和现任村支书付志强来到苗圃,张口就来给陈敏谈征地拆迁工作,并说还是按照崇州市63号文件赔偿,陈敏要求他们追查真凶,还陈敏一个公道,并再次声明自己的立场。陈敏说:征地拆迁也好,修学校也好,关系到国计民生的大事,她本人支持,而且也不会漫天要价,只希望他们提供相关合法手续,依照程序依法拆迁,并合情合理合法的解决拆迁问题。

宋雨伦和付志强称:他们的职权范围超过63号文件,他们做不了主,而照63号文件,陈敏连搬迁费都不够,更别说近几年投入到的人工以及苗木自身的损失了。陈敏要求他们把自己合情合理合法的要求上报给相关领导,希望领导能给陈敏一个说法,但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相关领导或者工作人员前来找陈敏协商解决。
之后,陈敏再次到江源派出所,所长问陈敏:听说你们在外面有经济纠纷,如果是经济纠纷,派出所是不予立案的,陈敏猜出他们会以此为借口,经询问她老公:才知道他曾经背着陈敏和王树文有过个人借贷关系。

因该种植场属于陈敏个人独立经营,本着道义上的责任,4月25日下午,陈敏让她老公找到王树文喝茶,询问了该款项的由来,并暗示派出所的用意,王树文赌咒发誓的说,他不会做这样违法乱纪的事情,他是知法的人,也决不会采取这样的手段。
  
这段时间里,陈敏先后给崇州市公检法及崇州市人们政府,崇州市国土资源局去函反映情况,至今没得到任何答复。
  评论这张
 
阅读(1472)|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